绿豆

把推荐当点赞用

苦境九界跨棚佛魔友好交流会
你好,我是赮毕波罗
哦你好~我是戮世菠萝
你好我是公子!开菠萝~~

指甲油

下雨。
雨声被隔在窗外,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。
两人光着脚窝在沙发里看电影,玉逍遥搂着地冥,地冥搂着零食桶。
无所事事的两只手无意识中纠缠到一起,像两条慵懒调情的猫尾巴。
一会儿食指轻搔手心,一会儿大拇指揉揉手背,一会儿手掌又贴着温热的手腕内侧一寸一寸推上去,缓缓挤进指缝,十指相扣。
地冥专心批判剧情,随便玉逍遥怎么摆弄。
玉逍遥开始给他涂指甲油。
他捏着毛刷屏息凝神,认真的样子像天桥底下贴膜的。
胭脂红打底,白色写字。
玉逍遥这个人,虽然平时看起来吊儿郎当不务正业,但实际上是个多才多艺的学霸,练过相当一段时间的毛笔字。
是以能用指甲油小毛刷写出极漂亮的小楷。
“嗯?”地冥终于察觉不对,翻手来看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。
“玉逍遥,你给眩者解释解释,什么叫‘清仓大甩卖’!”
活像这几天小区里超市要倒闭外头挂的横幅!
玉逍遥一边笑一边仰头避开地冥的爪子。
“哎哎哎别乱动,没干呢!”
说着扣住他的手,拉到自己跟前吹气,企图快速风干。
地冥手好看,薄,苍白修长,涂了红色指甲油,简直美得令人心惊。
现在这只手不甚老实,伸出食指,轻轻弹了下玉逍遥的下巴,蹭上一抹红。
玉逍遥不吹了。
他眯起眼。
地冥挑眉。
玉逍遥凑近怀中人的耳边。
“你要这样,咱们可不看电影了啊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我在写什么_(:з」∠)_

终于写完了啊啊啊啊啊!
p2可能有点刀,慎点哦~

真的好喜欢逍遥哥带孩子哈哈哈哈
其实我觉得逍遥哥唱歌应该挺好听的,真的【真诚的大眼】

无端生日快乐~

今天无端生日,偶间的大家纷纷从各自的位置跑过来给他祝福庆祝送礼物,圣司啊离经啊云忘归啊,大哥啊爹亲啊娘亲啊,连带着各种亲戚朋友前辈们,热热闹闹欢声笑语。
无端在收礼物的间隙往房间另一头一瞄。
那个银白的身影一动不动,呆呆地目视前方,好像他真的是个木头人一样。
不知怎么,无端心里忽然有点委屈。

半夜。
黑暗中,静悄悄。
大家各回各的位置站站好。
一个小小的身影蹑手蹑脚爬下姿势架,轻车熟路跑到儒门偶这边,手脚并用往上爬。
小心翼翼,屏住呼吸。
绕过法儒,躲过圣司,避过玉离经……
来到无端身边——

“啾咪~”

假如他养猫

冥冥老师抱猫的手法跟他抱孩子一样熟练。
是只油光水滑的黑猫,烁烁的一对绿眼儿,符合某人黑暗哥特的气质。
永夜弹琴,它就四爪收拢挺胸抬头,极为优雅地蹲在琴上,跟那瓶花并排听,细长的尾巴随着旋律缓缓摆动。
半夜如果听到钢琴自己发出声响,不要怕,可能是猫在琴上散步。
邪说跟它讲过很多次,他的好朋友离奇不是猫玩具。
可它总不听,每次被离奇身上的吊线缠住都得邪说生无可恋地解下来。
然后他就偷偷揪猫尾巴以示惩戒。
离凡就很高兴,自从他知道猫吃鱼后,每天都亲自下河抓鱼。
邪说不知道这个愚蠢的哦豆豆到底是喜欢猫还是喜欢下河撒欢儿。
有鱼吃,喵也很高兴。
于是它决定回报这只人类幼崽。
那段日子,离凡每天都会在被窝里发现死老鼠。
他很苦恼。
直到那天他小心翼翼地钻进被窝,枕头下钻出一条半死不活气息奄奄的长虫。
大眼瞪小眼。
离凡嚎醒了半个黄泉三千丈。

emmm养娃日常因为最近考试先放一放,虽然可能没什么人在乎但我觉得还是说一下比较好_(:з」∠)_